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牛牛小说阅读网 > 其他 > 这个宫廷是我的 > 691、铁桶一般

这个宫廷是我的 691、铁桶一般

作者:miss_苏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6-11 15:53:24 来源:顶点小说

691

看着四喜欢喜的那个傻样儿,月桂心下无可抑制地泛起层层涟漪的温柔。

怎么办,他就是个小孩儿,从他进了主子的身边儿起,就是个“皮了三光”的淘小子。在月桂眼里,总觉着他长不大,还是当年那个淘气的样子。

这眼前又是啊……

瞧着他这个样儿,她心底便控制不住地油然而生一股子怜爱之情去。只是眼前的情形,他虽然是孩子气,却又终究无法将他再与小孩子联系到一处去。

他长大了,他是身高足以压伏了她的大人了。

故此这股子怜爱之情,倒叫她有些摆不稳当位置,不知该往哪里安放了。

这股子感觉叫她心下微微有些慌乱,她便赶紧收摄心神,故作不在意地轻笑了一声儿去,“瞧你,竟又那个样儿了。”

“实则不光是那些五谷叫人高兴,单就那小佛珠,内里也是有讲儿的。”

四喜忙站直了身来,扭头深深来望住月桂,“……什么讲儿?”

月桂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道,“我也不敢保准儿,主子也不肯明示,不过听着主子的意思啊,这小佛珠是老的。”

四喜便又有点发傻,“老的怎么了?起包浆了么?”

月桂叹口气,“在宫里头,还讲究那个么?在宫里头啊,什么好东西都不缺,故此要论新老,便是讲究个东西的来历。按着宫里的规矩,别说一盘小佛珠了,便是内廷主位们的首饰、衣冠,若是旧了都可能化了、剔了金线出来,重新打造成新的。故此啊,在这宫里能存下来的老的物件儿,便必定都是有讲儿的。”

“通常而言,能留下来的老物件儿,要不就是本身承载着一个什么特殊的事儿,有了念旧的价值;要不然啊,就是传承之物了……”

四喜听出些滋味来,不由两眼圆睁,向月桂逼近了两步,已是到了月桂面前,居高临下凝着她。

“传承?”

都是宫里的老人儿了,他们如何不是最明白,在这宫里什么金的玉的都不贵重,真正贵重的反倒是“传承”二字。

月桂便笑了,清了清嗓子,悄声说,“你说包浆原也没错……听宫里老人儿的意思,就看那珠子上的包浆,还有那佛珠原本贮存时候用以记载的黄签儿拴绳儿的位置的颜**,那这佛珠就该有上百年了。”

“原本超过百年的晬盘之物,不至于再拿出来给皇子皇女们抓周所用,毕竟东西太老,而皇子皇女们年纪太小,怕担不起;这么两厢一对照,这佛珠既是要百年了,却还没足百年的……你说能是谁用过的?”

“啊?”四喜一听就怔住了,“难不成,竟是先帝爷老主子当年……用过的?”

月桂抿嘴一笑,“反正我是不知道了,反正我也就是听了宫里老人儿们的推测,再反正我也就是那么胡乱一猜……至于是不是的,那怕连咱们主子都未必知道,毕竟咱们主子也还年轻;也唯有皇上自己个儿心下才清楚喽。”

四喜不由得直跺脚,“哎哟喂……皇上主子啊,这心思可是忒深了嘿!”

月桂抿嘴一笑,赶紧转身走了,“别在这继续傻着了,该给主子复旨就复旨去吧,别叫主子久等了。”

月桂说完就走了,窄条身形在回廊的幽影之下越发显得窈窕细致。渐渐地走远了,便画作一抹剪影一般,虽然看似轻了淡了,却终究烙印在了四喜的眼底心上,搓抹不掉。

他心下涌起一股子宛若轻烟一样的惆怅,可是终究还是被高兴给打败了,摁了下去。

他赶紧大步流星朝后殿去,赶紧给主子复旨去。

一边走,心下还是不由得要一边感叹:天子之心真是幽微难察啊!

皇上先前要赏赐物件儿,四阿哥晬盘之礼时,毕竟内廷各宫都要齐集在畔,想瞒着人是瞒不住的,故此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那托盘里皇上恩赏的物件儿上呢。

——却也因此,压根儿就没人注意那托盘儿里当衬底儿的五谷去;就更不会有人深思想到那承托五谷的托盘儿所能寄予的意义去。

便是返回来去想那小小的一盘佛珠,本也是宫中皇子皇孙们常用的抓周之物,无论是那丝绦,还是珠子,用料都不是什么贵重之物,颜**还暗沉,就连那丝绦穗子的颜**其实都是矮一等的,不是皇子们该用的颜**。

当时就连四喜本人都有点儿遗憾这佛珠的黯淡普通去,还寻思着怎么给弄个不符合皇子身份的颜**去的?——这会子想来才明白,那佛珠果然不是皇子该用的级别,而是皇孙的呀;而且还是普通的皇孙,并非什么皇元孙之类特别的皇孙身份去。

因为,当年先帝爷抓周的时候儿,他可不仅仅是个皇孙嘛;而且还只是个皇子的侍妾所出的皇孙,压根儿就没什么身份的呀!

便因那佛珠的黯淡和普通,想必后宫众人也不会当成什么要紧的去。至于那会子的拍掌欢呼,也只是觉着这是皇上的御赐之物,算是给皇上颜面,却不是真觉着这物件儿对四阿哥本身有什么好的去了。

四喜这会子越是回想,就越是忍不住地乐啊。

——天子的心,可真不是他这么一个当奴才的能猜到的。要不然这世上人跟人怎么不一样儿呢,即便是他这样儿在皇上和皇后娘娘跟前伺候这么些年的人了,不是还一样儿一说就一头的懵啊?

.

忙完了绵忻抓周的事儿,皇上祭社稷大礼成了之后,紧接着下来就又马不停蹄地前去恭谒皇陵。

这一回,因为还有孝淑皇后的陵,故此二阿哥绵宁随驾同行。

宫中闲适下来,廿廿终于得了空,将眸光投向撷芳殿那边儿。

和世泰黄马褂那件事儿还压在她心上,她需要知晓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在銮仪卫里支使动人手,敢将銮仪卫这么多年不成文的老规矩给改了,然后都扣到和世泰头上来的。

——黄马褂的事儿小,况且皇上心里有数儿,且早都过去了;可是廿廿还想要查,不是为了和世泰,而是为了整个皇家的安危。

銮仪卫乃是天子近卫,主管帝后、皇子出行之时的车驾,以及各种典礼之时的仪卫,故此倘若銮仪卫中有人存着二心,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儿还会出现下一个陈德。

这件事儿干系到皇上的安危,她自己的安危,更干系到了绵恺和绵忻的来日去——尤其是绵恺,成婚在即,平素又是随着皇上骑马出行,一切自都寄托在銮仪卫这儿呢。

廿廿的心里想的是舒舒。

信贵人是对銮仪卫知根知底儿的,信贵人提醒过廿廿,当年舒舒的阿玛布彦达赉也曾任职銮仪使,即便布彦达赉已经不在人世,可终究还有旧部在。

五魁辗转从撷芳殿那边儿当值的太监们嘴里打探了,却都说总不见二阿哥福晋出过撷芳殿的门儿——除了给皇后娘娘行礼等大事儿。这样的情形,不仅这一二年如此,前后算算总有好几年了。

“当真没出来过?”廿廿斜倚靠枕,眸光沿着面前珐琅花盆上的掐丝金线游弋,“没想到二阿哥他竟真的将她关了这么些年去。只是凭她的**子,若是二阿哥在家时,兴许能检点些;可是若二阿哥不在家里,她还能不想法儿跳了出来?”

五魁小心看着廿廿,似有话要说,只是颇有犹豫。

廿廿缓缓抬眸,“你在撷芳殿留意到了旁的?”

五魁也是从廿廿身边儿长大的,从哈哈珠子太监,到了今日的首领太监,本是心腹,自然若有普通的话,是不至于在廿廿面前还吞吞吐吐的。廿廿知道,他既如此,必定有事。

而在绵宁一家子身上,舒舒与她的同族之谊,早已经不是她跟前的奴才们还要顾虑的原因;此时他们之所以吞吞吐吐,唯一在意的,便也只剩下她与绵宁这些年的母子情分了。

——五魁这般,便是五魁犹豫未说出来的话,实则是与绵宁相关的。

.

主子见问,五魁还是又犹豫了一下子,这才忙跪奏道,“……奴才越发觉着,撷芳殿的消息不容易打听了。这般远远看过去,似乎铁桶一般。”

廿廿吸一口气,缓缓抬起眸子来。

意外么?也不算。只是终究心下涌起一股子小小的惆怅来。

五魁的话说得够含蓄了,廿廿却也还是听得明白——如今的二阿哥所儿里,已然隐隐有上下一心、一致对外的意思。

或许从前绵宁那边儿还没刻意防着外边儿,尤其是她这边儿;可是如今,那边儿终于连她也一并防着了。

想来从前五魁他们打探消息的时候儿,可能没这么困难;而如今,就因为他是皇后宫里的人,这便想得到什么都难了。

那个储君之位,终于一点点筑起了一道墙,开始横亘在了她和绵宁之间。

她越发明白,绵宁对她的母子之情还在,只是,绵宁却也同样更想要那个储君之位。

直如那日吉嫔所直言不讳的,绵宁就算未必肯与她尽都生分了,但是绵宁却未必就不会对绵恺、绵忻兄弟两个,心生隔阂。

“我明白了。那现如今,叫你们去那边拿消息,便越发艰难了,辛苦你们了。”

绵宁的**子,廿廿是知道的,那样少年老成的孩子,最擅长的就是隐忍。可是表面的宁静之下,却必定是结结实实的绵里藏针,他一旦打定了主意要防备,那他的城府之深,如四喜和五魁这样的太监,终究是比不上的。

廿廿垂眸想了想,“还是寻个机会,叫星楼来说说话儿吧。”

这原本是廿廿不想走的一步棋,毕竟星楼已经指给绵宁多年,她在绵宁所儿中也需要她自己的生存缘法,星楼若还继续与她这边走得太近,终究对星楼自己不好。

别说绵宁会介意,她们家里的叔叔、侧福晋富察氏,乃至其他格格如赵氏等,也都乌眼儿鸡似的盯着呢。

只是目下,既然绵宁防备心已起,那铁桶难寻个缝隙,星楼便也成为了唯一的指望。

“……总归,你们千万小心些,别叫人知道了星楼来过。”

.

幸好此时是二三月之交,按例皇家都在三月初从宫里挪往圆明园去住着去。内廷皇子一并随行,舒舒、绵宁侧福晋富察氏这样有名号的,是必定要随行的。

而如星楼和赵氏这样的格格,是否随行倒不一定,都看阿哥爷的心思。

此时绵宁随驾谒陵在外,尚没有明确的意思,故此舒舒和富察氏那边已经收拾打点起来了,星楼她们却不能有所动静,否则倒落人口实了。

搬家不是小事,舒舒和富察氏自己要带的东西本就多,再者舒舒这边还要打点绵宁的物件儿,故此这忙碌就非同小可,于是各**人等在撷芳殿里进进出出的,就给廿廿召见星楼闪出了空当来。

小心安排了数日后,星楼终于来到了储秀宫。

只是星楼所说的话,倒是与五魁探听来的没有太大的区别,星楼是亲口所言:“……撷芳殿终究不大,尤其两位福晋和奴才几个又都是在后院里一个院儿的住着,彼此的窗口都对着门户,谁要是出门,怎么都不可能看不见。”

“故此奴才敢保证,这些日子来,福晋她除了给皇后主子您行礼等大事儿之外,是绝没外出过的。不仅福晋,就连她跟前最得力的绛雪和绯桃两个,也被限制在内院二门之内,没机会走出去;甚至若她们与谁说话,都有看门的太监过问的。”

廿廿不由得轻轻一笑,“二阿哥不光防备着外面儿,防备得如铁桶一般,却原来对内的防备也如此瓷实。”

星楼微微一怔,抬眸望住廿廿。

廿廿轻叹口气,按了按星楼的手,“……你别为难。我这话只是说给自己听的,不必影响你与二阿哥的情分。你是他的格格,你心下该爱重他。我想从你这儿知道的,也只是你们福晋和侧福晋两个的事儿,不碍着二阿哥去。”

星楼紧锁眉头,深深垂下头去,“主子您……终究要与二阿哥,生分了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